Foundation Society

Foundation Society

Foundation Society因其成功地游说航天国家在太空建立产权而首获认可。整个产权体系的制定建立在先前美国边境的私人宅地保护法的基础上,即企业甚至个人可以主张认领某处太空空间属自己所有,例如一处轨道位置、直径小于10英里的小行星、或者是规模为长宽10英里的一块土地,只要所主张的产权不与其它任何人的有效主张相冲突即可。且只要主要产权主体仍然频繁使用其认定空间,主张则保持有效;但若所主张空间四个地球年内未被使用,则产权状态改为无主空间,其他主体此时可主张认领。

Foundation Society在20周年后期开始采取更直接的行动追求其目标,它带领几个草根太空组织推动地球轨道商业基础设施的发展。首先它研究分析了开发低发射成本的轨道发射工具的潜在利润。其次通过给目标公司提供风险资本以保证新型太空发射工具会有市场,这些公司生产的产品或需使用太空空间或需使用太空发射工具。基础学会通过资助美国国会的游说团体,不仅获得了税收优惠,还为那些太空投资份额较大的公司通过了资产保护法律,因为太空投资通常被认为是高风险且回报周期长的一类投资。之后,它力证商业性质的太空运输有巨大的客户群体,承诺将会长期负责政府扶持的太空探索的科学任务,因此美国政府在相关太空发射和太空硬件制造中的角色逐渐淡出。而这些极大地激发了美国企业对太空发射工具和太空基础设施的商业开发,继而又激发了世界其他地区对太空行业的浓厚兴趣。

Foundation Society制定了一个本世纪20年代早期到中期确立太空主要定居点的总体规划,主要定居点包括在地球轨道上、在月球上、在火星轨道上、在火星表面以及在小行星带。它积累了大量的会员和财富,只要现实经济条件允许,就可以保证有足够的资源来启动整个计划。基础学会将低轨道发射降至1000$每磅作为启动太空发射的基本条件。

在Foundation Society20周年晚期时,几家主要的航空公司决定按其早期时候提的建议采取行动,彼时有一个需要修理、翻新和升级太空轨道发射的商业案例,其中重量较轻的部件需要更换,并将它们安装在重型卫星结构中,其使用寿命也受限于未来在其上面安装的材料。这些公司组成了太空企业应用联合社团(SEAC),达成资源共享以开发各种太空基础设施零部件。这些公司请求基础协会来指导整个项目。国际太空站中(ISS)的政府合作伙伴将太空站的所有权和业务运行全都转交给了SEAC,并重新更名为自由号空间站。作为交换,SEAC同意要开发设备收取太空碎片,并将一些可用碎片当做太空零部件和原材料使用。SEAC的合作伙伴将国际太空站中现存的零部件设计迅速改造为空间拖船、仓库、转运车、甚至月球登陆艇。

Foundation Society的高管将SEAC社团的请求看作是为实现他们真实太空目标迈出的重大一步,即离实现开发供成千上万人居住的大型太空定居点的目标更近了。学会还同意赞助在范艾伦辐射带正下方开设一个中型太空制造工厂作为小社区。工程的建设速度至关重要,只有速度快才让基础学会看到其大额投资的回报。他们雇佣了国际太空站的零件承包商来制造适用太空的组件和太阳能电池板;学会的工程师还为小社区创建了一个模块化设计,这个社区的商用机会也不断增多,工程师们还将耗尽的火箭的级改造成制造业隔区。除了使用高轨道的变轨传送工具来将目标卫星送到太空制造厂并将其送回操作地点外,20名工作人员还将于2024年开始试验卫星回收过程。轨道翻新性能的优势迅速变得显而易见:卫星的升级硬件小,重量相对轻,因此发射成本不会太高;且重的卫星结构会一直呆在太空中。

SEAC的合作公司以及基础学会日益增长的太空基础设施需求所带来的潜在回报,促进了太空技术的快速发展。那些赞助小型太空设计研发的公司在各种会议上展示着他们的发现,公司也组织团队集思广益加快太空计划的实施。先前一直苦于为无利而挣扎的太空技术忽然间变成了投资的新宠,大量的投资让科技变成现实。大量资源、电力、运输服务的需求也造就了以大量高利润的产品;只要有需求刺激信号释放研发动力,市场随时可以提供这些产品。

全球稀土金属(用于制造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的短缺使得在小行星开矿突然间变得有利可图,也使得看似野心勃勃的国际太空-月球商业开发变得颇具智慧。基础学会扩大了他们的太空定居点,实质上是一个轨道工业园,可以精炼来自月球和行星的原材料、并且制造和组装,并宣称当它2031年实现1000居住人口的时候,它将是人类第一个太空永久居住地,该地被命名为亚历山大特(Alexandriat音译)。SEAC的基础设施也在逐步发展,近地轨道“自由独立号”太空站就充当了地球和太空之间进出口、乘客往来的中转港。甚至大多数新卫星的重型结构也使用外星球材料在轨道中生产,还一直研发比先前设计分析及测试用来发射的成本更低的卫星部件。人们逐渐发现太空中尤其适合生产一些相对易碎的部件(比如说,天线、镜头、传感器和太阳能电池板)。地球和太空中运输需求不断增加,这使得新的更低成本的发射工具的商业开发具有合理性;乘客飞往三个近地轨道太空站之一,人均收费600000美元,个人和随身物品的体重限额为250磅。太空服务带来的不断增长的商业责任,且成本降低,使得政府在太空-月球项目之外投资更多探索经费,包括人类的火星之行。

尽管政府不会向太空生产的产品征税,但是很多太空产品的部件是在地球上生产的,这也就推动了地球经济活动的繁荣并且由此带来了全球税收的增多。因此,那些有多家公司从事太空业务的国家,其财政预算赤字会减少,少到可以实现平衡预算,甚至结余还能消除政府债务。

虽然Foundation Society已经具有充足的经济储备来投资像太空定居点这样耗资巨大的工程,但是他们的目标是建立尽可能多的定居点,这样一样基础设施建设会变得更高效。基于此,它预计月球和其他外星的原材料将广泛被使用在定居点的建设中。

文章分类 竞赛背景

发表评论